设为首页 | 民大首页
微博    微信  
投稿热线:news.gxun.edu.cn
站内搜索:
 
民大要闻更多 >>
2018年国色天香文化节暨东南亚泼水节举...
学校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专题学习民族事...
喜讯:我校扶贫工作队员获自治区党委组...
校领导到相思湖学院检查指导工作
校领导到法学院调研
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2018年度工作会议...
我校召开2018年全民健身行动计划启动工...
越南驻南宁总领事馆来访我校
新华社广西分社副社长刘伟一行来校调研
我校召开校园文化建设研讨会
媒体关注更多 >>
【中新社】第四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
【中新社】广西民族大学举办国色天香文...
【人民网】广西民族大学东盟研究中心葛...
【环球时报(英文版)】广西民族大学东...
【广西日报】从发展的角度认识我国社会...
【中国民族】把学校建设与国家发展紧密...
【亚太日报观察】广西民族大学东盟研究...
【广西卫视】(1分10秒开始)祭奠革命先...
【中国扶贫】谢尚果:民族院校在精准扶...
【广西卫视】刘育熙小提琴独奏音乐会举行
《厉害了,我们的新时代》 第一集 《新...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第七集 永立潮头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第六集 合作共赢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第五集 《强军路...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第四集 凝心铸魂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第三集 攻坚克难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第二集 《人民至...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第一集 《举旗定...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 民大新闻网 >> 专题报道 >> 正文
 
东西:以优质的作品完成写作幸福
来源:大学生通讯社    作者:刘云燕 实习记者:贤芸彤 江隽镌    时间:2018年04月13日 20:53    浏览次数:

【编者按】近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办公厅下发《关于印发第三批国家“万人计划”入选人员名单的通知》,我校作家东西入选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

东西,在其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中以近乎虔诚的态度探索生活的真相,同时也以一部部优质的作品来达到他所认为的“我的作品能够在别人的心里掀起波澜”的写作幸福。

用书写寻求精神对话

东西出生在广西西北部一个名叫谷里的乡村,乡村地处云贵高原边陲。

“那里青山环绕,雾气茫茫。远远看去一浪又一浪的山形,在云雾里仿佛大海的波浪。美极了。”东西描述道。

但在东西少年时期,山村不通公路不通电,四面大山,信息不畅。宽远的高山和连绵的森林让东西感到渺小和孤独。偶尔飘过行人的歌声,那便是文明的符号,像雨点打湿东西的心灵。

11岁那年,东西和一个朋友为到乡政府看一场电影,瞒着父母,在没吃晚饭的情况下来回走了12公里的山路。山高路远,饥肠辘辘,但更让东西感到害怕的是:看完电影后出来,头上没有星光,回家的小路已被黑夜淹没,路两旁茅草深处不时传来野兽行走的声响,并伴着夜鸟吓人的怪叫。

11岁,东西就敢冒着有可能被野兽伤害,有可能脚底打滑摔下山坡,有可能被父母暴揍的危险,去享受一场精神盛宴。在他看来,这是热爱艺术精神的驱使。

东西在后来的一次演讲中将他的这次经历形容为:“就像中国作家阿城在《棋王》里塑造的王一生,他插队到了农村后,一个村庄一个村庄地游走,目的是找人下棋;也像《百年孤独》里的何塞·阿尔蒂奥·布恩迪亚,他试图从满是沼泽的马孔多开出一条与外界联接的道路;也像小说中那个一心想要复仇的鬼魂,当他千辛万苦找到仇人之后,竟然是想跟他说一句话。”

东西认为,那个晚上,与其说他是去看一场电影,还不如说他是想下棋,想开辟一条道路,想跟外面的世界说话。

东西在渴望与外面的世界对话时,也在试图与自己的内心对话,并将内心的所思所想投射到小说中。

因为封闭,东西常常站在山上瞭望,幻想自己的目光穿越山梁、森林、河流、云层和天空,到达北京。

后来,东西把目光的这种特殊功能写进了小说,标题叫作《目光愈拉愈长》。“这不是歌颂目光,而是在表达一颗因渴望而产生幻想的心灵。”

东西的心灵是孤独的,孤独到他在一篇名为《没有语言的生活》的小说里,毫不留情地把盲人、聋人和哑人凑到一个家庭里,活活切断正常的沟通。

东西也曾被故乡困扰,童年的恐惧、父亲的阴影、劳作的艰辛、长久的贫困、亲人纷纷辞世带来的伤痛,都化作缕缕情思,形诸笔墨。这一切,都在《故乡,您终于代替了我的母亲》一文中得到了净化和升华。

“写作还有一件幸福的事,就是我的心灵可以影响到别人的心灵,我的作品可以在别人心里掀起一些微澜。这就是对一个写作者最高的奖赏。”东西说。

以缓慢精准逼近生活真相

“我无法模彷曹雪芹的《红楼梦》,但可以模彷他的速度。”在谈到为何十年出一本小说时,东西幽默地说。

事实上,东西对待文学创作的态度十分认真,对自己作品的要求也很高。他想得多、写得慢,不断思考、沉淀,构思成熟才闭门动笔。

东西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耳光响亮》完成于20多年前,《后悔录》出版于2005年,《篡改的命》问世于2015年,每部长篇小说几乎都相隔十年,每一部长篇也都引起关注,正应了“十年磨一剑”的说法。

“十年出一部长篇,在这个一切皆‘快’的时代,确实有懒惰的嫌疑。但是,我喜欢这样的节奏,我需要这么一个时段,让上一部长篇小说得以生长,而不想在它出生后不久,就用自己的新长篇把它淹没。”东西认为,写长篇就像种树,它需要“养护”,需要足够的肥料、阳光、雨露以及风霜的滋润和折磨。

写《篡改的命》时,东西想慢一点,用心去写一个唤醒人善良的故事,他下笔变得越来越“犹豫”。

过去,东西写完一个段落最多看两三遍便接着往下写,而在写《篡改的命》时,东西要看十遍甚至二十遍,才敢往下写。

东西写作力求向深处,往心灵的底层挖掘,把人或事写到极致,在荒诞的现实里,去提炼和概括,把最需要表达的东西拎出来。

东西的作品一贯关注人的命运及命运的变迁,小说情节与故事既具有寓言性与现实性,也具有反讽与荒诞的特色,《篡改的命》颇为典型。

《篡改的命》故事情节既荒诞又现实,描写了当代中国乡村社会的巨变。正如花城文学奖评委会所说,这是一部“沉重的命运之书”,写出了“乡下人的进城史,三代人的城市梦”。

东西以悲悯之心,书写一个底层命运的寓言,同时找到了一条以荒谬书写庄重的文学通道。正如花城文学奖评委会给予《篡改的命》的颁奖词:“东西的写作饱含民间叙事要素,尖锐疼痛,笑中带泪。在长篇小说‘快写’‘速产’的时代,东西却以必要的缓慢和精准,逼近了命运的本相。”

一位读者在读了《篡改的命》之后,找修水管的工人,工钱本来是30元钱,但他付了50元钱,他觉得要对这些人好一些。

“我想,这就是文学的附加功能,在失望的故事里仍需唤醒人的善良。”东西说,不能只看这个作品写了多少辛酸的往事。当我们掩卷沉思的时候,我们向善了,这也是一种写作的希望,就是从悲观里生出了善的花朵。

改编延长作品半径

东西为人熟知的,是他有许多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如小说《耳光响亮》《我们的父亲》和《没有语言的生活》被改编为同名电视连续剧,统称为“后家庭伦理剧三部曲”。

一些传统作家对小说的影视改编颇为鄙薄,认为这是将纯文学浅薄化。东西认为,小说和其他艺术表达方式一样,意义重点在于它给读者传递的思想与感情。在他看来,小说是从“打动别人”开始的,一个作家的作品被改编,这是作家的意外收获,或者可以说是创作的利息,可以扩大作品的影响力。

东西解释说,剧本要求故事性、戏剧性,这些用在小说里就会显得激烈,且剧本的呈现由导演、演员共同完成,语言上不会过度讲究。“如果先写剧本再写小说,手会生疏,要慢慢找回感觉,所以写剧本对写小说有一定的伤害。”东西说。但在另一方面,先锋小说之后,很多传统写作的东西就被抛弃了,读者看得很枯燥。要把读者叫回来,作家可能还需要故事性、丰满人物等剧本元素。

“影视的长短镜头交互、跳跃感和情景烘托能为文学创作提供很大形象化的启发。”在东西看来,作家跨媒体进行文学创作对自身的成长不但无害,反而有利。在对自己的多部文学作品进行影视改编后,东西直言克服了作品令读者难读懂的阅读障碍,而他后来出版的小说得到了读者“敬畏感低了,变得好读了”的评价。

“文学的传递没有变味,只是打开了平台,既然传统会从捧书变成捧笔记本,那么作家就应该有相应对策。”对于俘获读者的媒体生力军——网络,东西认为传统作家更应宽容面对,不应忽视和鄙视。

“作品改编和网络写作确实带走一批写作者,但真正的作家是不会因此而改变其创作的纯粹性的。”在东西看来,这就像大浪淘沙,潮水退去,真正宝贵的东西遗留下来。(实习编辑:黄保变 校对:林梅)

上一条:【民族旗舰班】第七期民族旗舰班开展“我看两会”俱乐部主题活动 下一条:【创新创业服务月】陆惠君老师谈授简历制作技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