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民大首页
微博    微信  
投稿热线:news.gxun.edu.cn
站内搜索:
 
民大要闻更多 >>
广西民族大学-东兰县扶贫工作座谈会召开
传媒学院召开2018年度党员领导干部民主...
文学院召开2018年党员领导干部民主生活...
校领导集中开展春节慰问活动
管理学院召开2018年党员领导干部民主生...
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卢献匾到我校慰...
软件与信息安全学院召开2018年度党员领...
化学化工学院召开2018年度党员领导干部...
预科教育学院召开2018年度党员领导干部...
教育科学学院召开2018年度党员领导干部...
媒体关注更多 >>
【中国民族报】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
【广西日报】从788封来信看40年阅读变迁
【人民网】《春潮漫卷书香永》出版座谈...
【广西新闻网】广西高校毕业生综合性双...
【亚太日报】广西民族大学东盟研究中心...
【广西日报】习近平总书记题词以及庆祝...
【中国新闻网】第三届广西世居民族论坛...
【人民网】第三届广西世居民族论坛在河...
【广西新闻网】“第三届广西世居民族论...
【广西日报】广西世居民族论坛在河池举行
听学新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京隆重举行 习...
《必由之路》第八集:共同命运
《必由之路》第七集:大国之盾
《必由之路》第六集:兴国之魂
《必由之路》第五集:立国之本
《必由之路》第四集:力量之源
吾师风采 
当前位置: 民大新闻网 >> 吾师风采 >> 正文
 
孜孜不倦做学问 教学科研结硕果――访文学院院长韦树关教授
来源:    作者:莫惠萍 谢奇灵 李丽芳    时间:2014年09月06日 00:00    浏览次数:

  1990年,硕士毕业的韦树关回到广西民族学院,从事壮侗语研究和教学工作。二十多年来,他扎根三尺讲台,一心走在民族语言研究道路上,取得丰硕成果。已出版专著6部(独著2部),辞书2部,发表论文60篇,承担科研课题11项(其中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项,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1项,主持省部级项目4项)。科研成果获省部级奖一等奖1项(第二作者),二等奖2项。

  韦树关2013年被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民政府聘为“广西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研究”特聘专家,2014年被自治区总工会授予“广西五一劳动奖章”。

不懈努力  机遇就是钥匙

  韦树关出身农家,念书时因学校条件限制,直到高中才接触英语。1983年他考取广西民族学院首届壮语专业。毕业后他考进中央民族学院研究生部,于壮侗语族语言文学专业继续深造,专攻壮汉语言比较研究。

  1990年韦树关回到母校教书。中越关系恢复正常化后,我校率先与越南高校建立合作关系。1993年9月至次年6月,韦树关作为互换教师赴越南河内外语师范大学讲学。为了与当地人交流,韦树关开始学习越南语。由于没有基础,入门比较困难。但他没有退缩,坚持每天去市场买菜,用越南语与老板聊天,回来后翻阅相关书籍巩固知识。靠着点滴积累,三个月后,韦树关已能跟越南人进行基本的日常交流了。

  2000年韦树关靠着越南语这把钥匙考入上海师范大学语言研究所汉语言文字学专业攻读博士学位。专注于壮侗语族语言研究、中国与东南亚相关语言比较研究及汉语方言研究的他,现为广西民族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央民族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和越南河内国家大学所属外语大学兼职博士生导师。

一体两翼  特色研究出硕果

  初接触越南语时,韦树关隐约感到它和壮语有联系,壮侗民族与越族的祖先都是西瓯和雒越,越南语和壮语在语法上也很相似,两种语言都有大量汉语借词且读音相近。带着浓厚的兴趣,韦树关不断探索,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研究特色:以壮侗语研究为基础,伸出两翼,进行平话方言研究与东南亚语言研究。

  国际上对越南语中的汉越音的来源有两种说法:一是汉越音受我国唐代长安音影响;一是汉越音是在越南独立后自主形成的。韦树关认为语言借用不可能舍近求远,秦始皇在岭南地区设三郡,象郡包括现在越南某些地区,但因秦统治时间不长,未能形成完整的汉语方言。汉朝把秦朝的三个郡分成九个,定苍梧为九郡中心,此后三百年苍梧都是岭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有足够的条件形成一个汉语方言,即广信方言。在《汉越语关系声母研究》一书中,韦树关提出汉越音来自古代两广交界一带的广信方言,这一观点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可。

  韦树关首次论证了京语与壮侗语族的亲缘关系。京语的归属在语言学界一直以来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韦树关在其专著《京语研究》(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广西濒危语言个案研究”成果之一,广西民族出版社,2009年)中,提出京语及其所在的越芒语族(含越南语、芒语、哲语等)可与汉藏语系壮侗语族合二为一,称为越芒—壮侗语族,下设越芒、壮傣、侗水、黎、仡央5个语支。他分别从语言本身、文化特征和族源三个方面进行了论证。“越芒—壮侗语族说”不仅解开京语归属的未解之谜,而且对“壮侗语族”的内涵也有所充实,是壮侗语族语言研究的新进展。《京语研究》一书,2010年获广西第十一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著作类二等奖。

  五色话是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自称“�人”族群所说的话,近年来因五色话有“混合语”活标本之称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但其归属未详。韦树关在其专著《五色话研究》(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广西濒危语言个案研究”成果之一,民族出版社,2011年)中,从五色话与壮侗语族语言同源词的比例及特征词的角度对五色话的归属问题进行了探讨。研究表明,五色话与壮傣语支同源的比例要高于与侗水语支和黎语支同源的比例;壮傣语支有一批区别于侗水语支、黎语支的特征词(如“菜”、“舌头”、“肩膀”、“上去”等),五色话都具备,因此五色话应属壮傣语支。而在壮傣语支中,五色话与壮语同源词的比例又是最高的。五色话的语音特点,既与壮语南、北部方言有交叉之处,又有其自身的特色,鉴于此,可以把五色话划为壮语的第三个方言,称为五色方言。引进“特征词”理论对壮语方言的划分问题进行研究,这是个创新。“五色方言”在学术界是首次提出的,对壮语方言的划分起到了深化的作用。《五色话研究》一书,2012年获广西第十二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著作类一等奖。

  喃字是越南主体民族越族的传统民族文字,古壮字是中国壮族的传统民族文字,二者都是“类汉字”,即是仿造汉字的造字方法、利用汉字偏旁造出的字。古壮字中有相当数量的字,如“ ”(guh,东西)、“ ”(laex,拜)、“ ”(gaij,女性)、“ ”(dok,敲打)、“ ”(gonq,先)等,在壮语中无法得到解释。韦树关通过古壮字与喃字的比较,认为历史上喃字曾对古壮字产生过影响。古壮字中那些无法用壮语解释的字,在喃字中大都可以得到解释。如“ ”、“ ”2字,明显是形声字,但声符“古”、“丐”都与壮语“东西”(doxgaiq)、“女性”(sau、yingz或mbwk)的读音完全不同,而越南语“东西”说của、gái,读音与声符相近。又如“ ”字,也明显是形声字,但形符与字义毫无关系。在喃字中,这个字可以得到解释:“ ”,字音为tóc,字义为“头发”,声符为“速”,越南语汉越音读tốc,形符为“髟”,表示字义与“头发”有关。古壮字中的这些字,主要出现在中越边境一带的壮族手抄本中,在越南岱、侬族民间手抄本中都可以见到,这表明喃字对古壮字的影响是通过分布于中越边境越方一侧的岱、侬族作为中介实现的。古壮字中有相当数量的喃字借字,这是一个新发现。这一发现,不仅对壮族古籍整理有重要的参考价值,而且对壮、越民族文化交流的深入研究有重要的意义。关于喃字与古壮字的关系,韦树关近年来发表了系列成果,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

  韦树关注重为地方文化建设提供智力服务。近年来他先后被聘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民委民族问题顾问专家、广西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壮语文顾问专家、广西壮族自治区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工作专家、广西壮族自治区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第二届地方志学术委员会委员、南宁市地名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实际参与了多项广西民族工作、民族语文工作、民族古籍整理、地名规范化工作,为政府部门献计献策,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如他针对壮族古籍、壮语地名词典中的壮文拼写规范化问题提出的意见和建议,被有关部门采纳,成为壮族古籍整理及壮语地名词典编纂中遵循的标准。

行走田野  艰苦调查为研究

  研究民族语言,就必须下田野采集第一手资料。读博期间韦树关调查研究少数民族地区说普通话存在的问题。他跑遍广西壮语9个土语地区,在每个地区设点,对不同地区人的发音进行录音,以此了解壮族人说普通话存在的具体问题,从而做针对性的研究。他根据材料完成了《壮族人学习普通话语音难点突破》一书。

  2004年,韦树关承担了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广西濒危语言个案研究”子课题“京语研究”的研究工作。为收集详实的第一手材料,他带着自己的研究生三次到“京族三岛”进行调查。调查中,他发现全国2万京族人中会说京语的不到7千人。如此濒危的语种,要找到一个民族意识感强且发音标准的人并非易事。发音人的文化水平不能太高,避免与家乡传统文化联系断层;但也不能太低,一般是寻找初高中文化水平的当地人。语言收集过程枯燥漫长,京族人沿海而居,经常出海,发音人少有能坚持下来的,这为调查带来很大的困难。但功夫不负有心人,调查完成后韦树关根据材料写成《京语研究》,全书80万字,是国内目前京语研究领域最有影响的专著。

  一次韦树关带着研究生到融水县做调查时遇到县城发大水,街道被淹,只能靠船出行。加上停水停电,他们饿着肚子,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吃到饭。“困难已是家常便饭,克服一下就行,只要调查能够顺利进行。”韦树关感慨地说。他在田野总能跟当地人打成一片,自然沟通。“韦老师是到一个山头唱一个山头的歌,各种方言都会一点。”学生樊苏乐说道。

不辞辛苦  治学严谨育新人

   “晚上八点到十一点去韦老师的办公室,准能找到他。”韦树关的学生说。学院建设要抓,科研不能丢,还要负责教学工作,韦树关几乎没有闲暇时间,周末、晚上、节假日几乎都在加班。对韦树关来说,教学是一个互相学习的过程。“抱着学习的心态跟学生交流,才能拉近相互间的距离。”在教学过程中,学生的提问常使他加紧“充电”,思考问题,与学生共同提高。

  韦树关既带硕士生又带博士生,每年批改论文要花费很多功夫。尽管如此,他修改的学生论文从不马虎,大到内容、主题,小到句子、标点,绝不放过一点瑕疵。细心的指导提高了学生论文质量,研究生莫育珍关于平话方言特征词探究的毕业论文刚送到评审处,就被汉方言研究栏目的编审看中,很快得以发表。而指导留学生的论文更辛苦,因语言习惯不同,写论文往往不能准确把握细节而出现问题。韦树关要先了解留学生国家的语言习惯,然后作针对性指导。

  从2003年开始指导研究生至今,韦树关指导了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亚非语言文学及汉语国际教育等4个专业的研究生81人(其中硕士生78人,博士生3人),已毕业63人。毕业生中,考取博士研究生5人(其中留学生3人)。一些已经学成回国的留学研究生经常通过QQ和他交流。在每年教师节或其它节日,他们都很惦记韦老师,不忘送上节日的祝福。

 

上一条:严谨为学 宽厚待人 ――访广西教学名师雷福厚教授

关闭